肖辉跃:观鸟达人和她的自然笔记 – 文化讲堂第11期_蓝马鸡

肖辉跃:观鸟达人和她的自然笔记 | 文化讲堂第11期_蓝马鸡
肖辉跃:观鸟达人和她的天然笔记 | 文明讲堂第11期 搜狐文明讲堂第11期 肖辉跃:观鸟达人和她的天然笔记 主讲人:肖辉跃(鸟类拍摄师,天然文学作家) 跟着工业文明进程的加速,人类社会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生态问题也益发凸显。肖辉跃是一名来自湖南的生态散文学家,也是一名鸟类拍摄师,数年间她跑遍我国的高原用镜头记录下800多种野生鸟类的姿势,在这个进程中她也对人与天然的联系产生了新的考虑。本期文明讲堂,肖辉跃为你叙述一个个“腾跃高原”去追鸟的故事。 以下内容为文字摘抄: 我是来自湖南长沙的“鸟人”肖辉跃,咱们都叫我“三湘第一女鸟人”。到现在为止,在我国的四大高原——青藏高原、云贵高原、川西高原以及北疆,拍下了821种鸟。 白肩雕,拍摄:肖辉跃 棕尾虹雉的雌鸟(左)和雄鸟(右),拍摄:肖辉跃 在这几年拍的鸟中不乏一些珍稀稀有的鸟类,我国的三大虹雉——绿尾虹雉、棕尾虹雉以及白尾梢虹雉,我都拍到了,现在在国内拍到这几个鸟种的人寥寥无几。 艰苦的拍鸟之路 在极点的天然环境中拍鸟 拍鸟其实是一个很艰苦艰苦的作业,我最高去过的是海拔5500米,负重20公斤。去云南高黎贡山拍白尾梢虹雉的时分,从山底的1900米直达山顶的3250米的南斋公房。南斋公房是一个只要门,其他什么都没有的石头房子,但它有三个房客—— 第一个房客是蜘蛛,晚上它会爬到我的脸上来上网,由于山顶没有信号。 第二个是赤腹松鼠,它到房子中心的桌子上吃贡品,这些贡品是驴友和一些善男信女放在那里的花生、橘子、苹果,它们还不谦让地把我带上山的两包饼干也都吃掉了。 第三个是熊,高黎贡山有两种熊,第一种熊便是黑熊,当地也称狗熊;还有一种是棕熊,当地称麻熊。在上山的路途中,我就看到沿路有不断出现的有警示牌,上面写着“熊出没,注意安全”。 有一天晚上,我睡在南斋公房里的时分,全国大雨,雨水就顺着墙角流下来,把我连人带睡褥冲到了大门口。我一早醒来,是睡在汪洋大海之中的。 还有一次我去拍白尾梢虹雉的时分,天又起了大雾,一起还有雷暴,我和鸟导不小心又走散了,怎么办呢?我就躲到一个山崖下的石头后边,在每一个(打雷的)空地朝空中大喊救命。成果喊了半响,鸟导都没过来。后来,我就想他可能对人的声响不灵敏了,对鸟类的声响更灵敏。那么我就学了几声鸟叫,这个又像鸡叫又像狗叫的鸟,便是高黎贡山的珍宝白尾梢虹雉。循着叫声,鸟导总算找到了我这只“白尾梢虹雉”。而在这种气候条件下,高黎贡山每年都要走丢好几个人。 护鸟卫兵 既然是一个鸟人,那么我肯定会爱鸟,一切损伤鸟、打鸟的行为,我都会坚决阻止。 我眼里肯定揉不进沙子,到现在为止我一共拆了100多个鸟网,阻止了十几起打鸟抓鸟的(案子),像什么拿斧头要挟、放狗咬人、持枪要挟我都碰到过。 在2015年12月底,我在南京玄武湖发现了一种很美丽的鸟——鸳鸯,其时这种鸟已经在玄武湖消失了5年。鸳鸯是一种冬候鸟,它在东北繁衍,每一年的冬天到我国的南边——像江西婺源、福建明溪,还有南京的玄武湖这戏当地越冬。 鸳鸯,拍摄:肖辉跃 我那一次发现鸳鸯的时分,一起在后边的芦苇丛里发现了两个垂钓的人。我觉得有点古怪,如果是钓友,垂钓肯定是看着前面的钓杆,不会左顾右看。但这两个人便是这样的,环顾四周,不停地瞻前顾后。 我就用镜头扫了一眼,成果发现他们是持枪(打鸟)的。那怎么行?我就悄悄地向他们接近,把他们持枪的镜头拍下来。但他们一起也发现了我,立刻就朝我跑过来,其间一个穿黄色军大衣的人拿枪逼着我,我胸一挺大吼一声:“你敢!”他们立刻就被我吓住了,另一个人扯了扯那个穿黄色军大衣的人的衣角,两人就灰溜溜地跑了。 喇嘛与蓝马鸡 2017年11月,那一次我约了一个朋友去青海海东,访问一位住在深山里的老喇嘛。那全国大雨,老喇嘛他就在手里边提了一袋馍,还打了一把伞,面无表情把咱们迎进了山。咱们是坐车进山的,在一个转弯处我听到了一个很古怪的声响,这声响有点像驴叫,又有点像鹅叫。我觉得养驴也好,养鹅也好,都不是一个喇嘛庙里应该做的事。可是等车转过弯后,我在路中心看到了一只蓝马鸡。 那只蓝马鸡就站在路的中心,它一看到咱们的车,立刻往山里边跑。这时那个老喇嘛在车里念了一句藏语,蓝马鸡立刻站定,眼睛来来回回环视咱们的车身,一看咱们的车没有动态了,它又往山里边跑。老喇嘛打开了车门,又念了一句藏语,那只蓝马鸡快乐地朝老喇嘛跑过来,它脸上的两撇白胡须还由于激动闪到了后边。老喇嘛打开双臂迎候它,蓝马鸡飞快跑到他的怀里,就像一个孩子扑进久违的亲人的怀有。 喇嘛与蓝马鸡,拍摄:肖辉跃 老喇嘛蹲下来撕了一点馍,给蓝马鸡吃。老喇嘛就问:你今天是怎么回事?这个时分就下山?是山里边太冷了,仍是黄鼠狼又欺压你了?蓝马鸡仅仅吃东西,嘴里巴拉巴拉的,头和尾巴摇来摇去,算是作了答复。 咱们都听不懂蓝马鸡说的是什么,可是老喇嘛听懂了。他告知咱们,蓝马鸡说山里边的雨太大了,把它的茸毛淋湿了,所以它就跑到这里来避雨了。蓝马鸡陪老喇嘛聊了一瞬间,雨就逐渐变小了,它预备再次回到山里边,走的时分一步三回头,老喇嘛和它挥手再会。 逐渐远去的高原风景 我拍了这么多鸟,莫非仅仅为了自娱自乐吗?我在这几年观鸟的进程中,我也目击跟着我国现代化的进程,绚丽奇特的高原风景正在逐渐远离咱们,独具魅力的高原也正在失掉原有的特征,包含鸟类在内的动物们生存环境也遭到史无前例的压力。 可可西里,咱们都知道招牌动物是藏羚羊。藏羚羊在1990年有100万只,到了1995年,就只剩余75000只。后来国家采取了很大的办法来维护藏羚羊,成立了阿尔金山维护区、可可西里维护区、羌塘维护区,2000年还成立了三江源维护区。这其间有一个关键人物叫索南达杰,他是为了维护藏羚羊而献身的年青生命,也是一位县委书记。 普氏原羚,原本在我国的内蒙、青海、宁夏、甘肃有不计其数只,现在大约只要1000头。它们的栖息地的破碎化,还有咱们现在这种围栏(放牧),对它的损伤也是非常大的。 在拍鸟和观鸟的进程傍边,我还阅读了很多的天然文学。这些天然文学简直都是国外的,像利奥波德的《沙乡年鉴》、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、怀特的《塞尔伯恩博物志》,这些国外的天然文学有个一起的特色,咱们从中很简单看到超验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影响,它们是对天然的崇尚与赞许,对物欲主义的轻视和厌弃,对精力的追求和神往。作者以自己亲身经历来提醒人与天然的联系,这些从天然中寻求思维和文明的文学作品具有永久的魅力,影响了全世界一代又一代人的世界观。 那么,我觉得我也有这么多风趣的亲身经历,为什么不提起笔写一本咱们我国自己的天然文学呢?我就写了《腾跃高原》。期望可以用过这本书耳濡目染地影响咱们,酷爱大天然,酷爱大天然中的每一条生命,从而来维护咱们赖以生存的大地。 肖辉跃 《腾跃高原:三湘第一女“鸟人”追鸟记》 初岸文学·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9年7月 (编 / 俎燚楠,审 / 任慧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